历史概述

      浙江慈溪是越窑青瓷的中心产地,也是海上陶瓷之路的起点之一,上林湖及其周围的古银锭湖、杜湖、白洋湖地区规模巨大的青瓷窑场铸造了唐宋时期越窑的所有辉煌,堪称唐宋瓷都,所烧造的秘色瓷备受推仰,代相传颂,在中国陶瓷史上具有极为崇高的地位。 

      东汉是越窑青瓷的初创时期,青瓷的烧制成功是浙江地区原始瓷的工艺发展和技术积累的必然结果。这一时期的青瓷产品在成型、烧制工艺上与原始瓷一脉相承,器型、装饰上多有仿铜器、漆器之作。虽然汉代的工匠尽种种努力美化青瓷,在许多产品上有动物形象和几何纹样装饰,在1800年后的我们看来,却是满眼的古拙与朴实。 

       三国西晋是越窑青瓷的第一个发展高峰,产品种类特别是冥器非常丰富,如鸡笼、狗圈、猪圈、男女俑等。装饰题材和装饰技法多种多样,而以动物题材最为普遍和重要,有以动物形象作为整体造型的,如羊形独台、蟾蜍水盂等,有作为局部装饰的,如鸡头壶、虎头罐、兽足洗等。最有代表性的是集多种动物形象和人物、亭台楼阁于一身的堆塑罐,这种大型的冥器构造复杂、形象众多,代表了这一时期越窑青瓷的最高工艺水准,与死者一同埋入墓穴,寄托着死者对来世的向往,和对于俗世的留恋。

      东晋时越窑渐趋停滞,南朝时明显低落,至隋代时已是奄奄一息了,在浙东地区几乎难以找到隋代的越窑遗址。器物种类减少,鸡头壶较流行,堆塑罐和其它小冥器不再生产,动物形象大大减少,且多消瘦呆板。以褐色点彩和莲瓣纹为最主要的装饰,莲瓣纹盛行于南朝,折射出当时佛教在中国的发展和影响。由于这一时期社会的动荡和经济的恶化,越窑一直在走下坡路,但依然有一些赏心悦目的产品。

      唐朝是我国历史上繁荣、昌盛的历史时期,各类手工业得到了蓬勃发展,瓷业生产出现遍地开花,相互争艳的局面,形成了南青北白的瓷业格局。而慈溪上林湖地区是越窑中心产区,成为当时南方青瓷中心的杰出代表。迄今发现唐宋窑址170 余处。上林湖越窑遗址,1964年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唐代早期,瓷业生产还未走出低谷,不见规模可观的窑址群落,仍处在恢复阶段。进入中唐以后,制瓷技术进一步改进,大量使用匣钵装烧,瓷器质量显著提高,窑址数量剧增,以上林湖为中心的瓷业迅速拓展,在其周围的白洋湖、里杜湖、古银锭湖以及上虞、镇海、鄞县等地相继设立窑场,规模宏大,窑场林立。这一时期产品种类增多,胎质细腻,釉层均匀、光泽,少量的刻划花装饰。 

      唐代晚期,以上林湖越窑为代表的瓷业生产已进入了鼎盛状态,制瓷技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阶段。产品种类繁多,制作精致,造型优美。器型有碗、盘、盏、杯、盆、钵、壶、罐、盒、水盂、碗、唾盂、灯、香熏、瓶、鸟玩等,釉色纯净,光泽、滋润,“如冰似玉”,隐露精光;器表装饰有刻划花、印花、褐色彩绘和镂雕等;花纹有荷花、荷叶、荷花飞鸟、云、龙鱼等;刻线条流畅粗放,刀法熟练;器物普遍采用匣钵装烧,有一匣一件和一匣多件装烧。 

     上林湖不仅是越窑青瓷中心产地,也是秘色瓷的中心产区,晚唐时上林湖窑场烧制出精美绝伦的秘色瓷,代表了当时瓷器制作的最高水平。受到了统治者的青睐,在上林湖设置“贡窑”大量烧制秘色瓷、供奉朝廷。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开展,陕西扶风法门寺塔地宫(874年)、浙江省临安水邱氏墓(901年)等出土了许多秘色瓷,制作精致,造型典雅,釉色晶莹滋润,如冰似玉,为越窑青瓷之精粹。

      唐代中期以后,越窑大量使用匣钵,一直延用至南宋。匣钵的发明与使用使装烧技术发生了很大变化,龙窑加高、变长,结构进一步完善。大大提高了龙窑的装烧量,产品的质量也产生了质的飞跃。上林湖荷花芯唐代窑炉为依山而建的龙窑,现存窑床、窑墙、窑门、火膛等部分,斜长42 米,宽约2.8米,残高0.5米。

      秘色瓷的高雅品质博得了许多文人雅士的激赏,对秘色瓷的造型、胎质、釉色给予了尽情的赞美,称赞它是温润的玉,是晶莹的冰,是上林湖群山的青翠,是一泓澄澈的春水。如:

      顾况《茶赋》:“越泥似玉之瓯。” 

      陆龟蒙《秘色越器》:“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 

      孟郊《凭周况先辈于朝贤乞茶》:“蒙茗玉花尽,越瓯荷叶空。”

      施肩吾《蜀茗词》:“越碗初盛蜀茗新,薄烟轻处搅来匀。”

      许浑《晨起》:“越瓶秋水澄。”

      郑谷《送吏部曹郎中免官南归》:“茶新换越瓯。”

      皮日休《茶瓯》:“邢客与越人,皆能造瓷器;圆似月魂堕,轻如云魄起;枣花势旋眼,苹沫香沾齿;松下时一看,支公亦如此。”

      徐寅《贡余秘色茶盏》:“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古镜破苔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濆;中山竹叶醅初发,多病那堪中十分。”

      上林湖越窑青瓷不仅上贡朝廷,下供庶民,还远销海外。在韩国、日本、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斯里兰卡、伊朗、伊拉克、坦桑尼亚、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土耳其、也门、埃及、苏丹、索马里等二十个国家和地区出土了许多中唐至北宋的越窑青瓷。越窑青瓷外销始于中唐晚期,大量外销于晚唐、五代至北宋早期。唐朝时,明州港是朝廷指定对外开放的重要港口之一,上林湖瓷器从这里起航,至广州,由广州至波斯湾,把瓷器销往北亚、东亚;向南销往东南亚直至非洲等地区。这条陶瓷之路为陶瓷贸易和中西文化的交流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五代时期割据江浙一带的吴越国偏安于一隅,较少受战争的蹂躏,越窑的瓷业生产继续发展,产品质量仍独步天下。器物造型釉色、装饰及装烧工艺等方面继承唐代风格,器形趋于繁多而变化,胎壁普遍减薄,造型变得轻巧优美,折射出以釉色和造型取胜的时代风尚。

      吴越王室长期奉行保境安民政策,向中原王朝纳贡称臣,曾先后向后唐、后晋、后汉供奉大量方物,其中秘色瓷成了当时纳贡的主要方物之一。在杭州临安的钱氏家族和重臣墓中出土大量具有代表性的五代秘色瓷,器物有浮雕双龙贴金四鋬罂、褐色云纹罂、划花瓜棱执壶、盖罐、方形委角套盒、盏托、金扣碗、洗、碟等。这批器物胎质细腻,釉色温润如玉,制作精细,其中不乏气魄宏大,造型生动,极富艺术表现力的杰作。

      北宋早期,越窑继续繁荣发展,达到了新的艺术境界。器物造型精巧秀丽,釉色青绿,纯净而透明;盛行纤细划花装饰,技法娴熟,图样简洁清秀。装饰题材广泛,有鸳鸯戏荷,双凤衔枝、鹦鹉对鸣、双蝶相向、龟伏荷叶、鹤翔云间、鸟栖花丛,还有莲瓣纹、水波纹、牡丹纹、缠枝纹、龙纹、人物等,形象生动,逼真,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北宋立国,吴越王朝危在旦夕,不惜倾国以事北宋。据《宋两朝贡奉录》载,忠懿王贡宋的金银饰瓷器达十四万件。在河南巩县宋太宗元德李后陵(1000 年),内蒙古哲盟辽陈国公主驸马合葬墓(1018年),北京八宝山辽韩佚墓(995年)等出土了许多秘色瓷,器形有碗、盘、壶、盒、盏托等。这些器物代表了当时青瓷业的最高水平。考古调查表明,这批秘色瓷为上林湖窑场所烧制。

      北宋中期,制瓷工艺渐趋衰退,产品质量明显下降,但仍偶见工艺精湛的产品。至北宋晚期,器物大多采用明火装烧,制作粗糙,刻划花纹简单草率,釉色灰暗,缺乏光泽,品种趋向单调,瓷业生产已完全衰落。 

     南宋初期,由于朝廷征烧祭器和生活用瓷,促使上林湖寺龙口、低岭头、开刀山一带瓷业生产的兴旺,使濒临消亡的越窑起死回生,出现了一个新的短暂繁荣时期,但好景不长,随着南宋朝廷在临安设立官窑,专烧宫廷用瓷的同时,越窑终于停烧。


Copyright © 2017. 上林湖越窑遗址 版权所有 浙ICP备2020038900号